清荷诗语的散文

发布时间:2014/11/22 21:19:00 编辑:goodook 手机版
 
  九间棚村 
  九间棚人 九间棚情 
  □朱海兰 
  山一程,水一程,九间棚你永远是我眼底最美的风景。 
  ——题记 
  九间棚天宝林场 
  现在我对你如实交待,九间棚村,与你的邂逅是我刻意的安排。我知道,我一直是一个多情的女子,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便忘记了繁华世界的喧嚣,一心想和你相守,相守一段美好时光。我要让一颗心安静了再安静,透明了再透明,才可以让我指尖的笔墨来描绘你的美丽与开阔。如果说山是你的骨架,那么,我知道水便是你的血液,而那些萦绕在山涧中枝桠上一波又一波的绿色,便是你生命的欣欣向荣。 
  我想,你定是知道我是个极为古典的女子吧,在那水杉林里,一条条交错相通的青石板路,紫藤蔓架下那条被阳光轻轻开启的光门,便一下让我有一种穿越远古,回到我前世生活过的地方的感觉。那座用青石垒彻起的茅草房,房前除了潺潺的溪水、便是在水中游戏的鸭、鹅。而茅草房的屋后,山岭梯田里种植的便是一株株梨树和桃树。春天我们看这些梨树与桃树的花朵和蜜蜂们谈恋爱,夏天,我们听蝉声鸣唱、虫儿低吟,听着爱情的声音在花前月下交头接耳。一到秋天,我们便开始忙碌着收获爱情的果实,我想,此时,我们的脸蛋是不是和太阳的脸蛋一样红润?我们的汗水要比雨水甜蜜吧?虽然这汗水是盐做成的,但汗水里有幸福的味道啊!我不再描述冬天了,因为我即使不描述这美丽的冬天,你也一定记得,卧在我们家篱笆墙边的那只金黄毛犬,从来不会对任何一个路过或者进来讨杯水喝的游人发凶,每每看到游人,它都会亲热地迎接向前。而每当飘落雪花的时候,我都会把炉子里的火烧得很旺,我们的小黄毛,也总是卧在我们茅草房的木门里面,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陷入沉思。 
  九间棚的人啊,是如此的热情与朴实,他们从来没有吝啬过他们的笑容,这笑容距离快乐最近,禁不住便会让你把内心的烦躁和压力一起摘下,拥着快乐与轻松向前行走。与这样的人为邻,你的心不用设防的,你只管做那个最真实的自己,最自然的自己,永远不用再担心世俗抛给我们的媚眼。九间棚啊,我知道,对你情深义重的人并不是我一个,但只要你允许我在你宽广的胸怀里驻足,我便感觉心满意足了。九间棚啊,我知道,你比我还要多情,你总是想把每一个走进你的人都留在你的怀抱中,你努力让自己伸展了再伸展,让每一个走进你的人的眼波里,都溢满绿色,一伸手便可以从你的眉间摘下无限的清新。 
  你发现没,自从与你相识,我的诗行里多了明丽、少了无病呻吟的忧伤。如果你没有发现,就让我告诉你吧:“那是因为,我已经懂得什么是爱,什么是真正让我珍惜的情。”一颗如浮萍一般飘零的心在你的怀抱里找到了归宿,我开始解开我背在肩上的行囊,把远行的疲惫一点又一点从行囊里掏出。还有,在那株千年古藤上,我也系上了红丝带,我许的心愿是什么,一定会永远是我心底的秘密,我不说,你不准猜,因为你一猜便是一个准,一定不准你猜。 
  从此,我要在那两株连理树下,写诗、作画、下棋、弹琴。从此,我要在九间棚村子里安营扎寨,拥幸福前行。 
  九间棚老虎窝大峡谷 
  我笔尖下的一个趔趄,那些带刺的草种子便粘了我一身;我诗行里的一个趔趄,进行的脚步便生了怯意。那些鸟儿比我手里掷出的一个动词跑得还要快,我手里的动词才刚刚跑进小溪还没有来得及溅起涟漪,那对鸥鹭就从溪涧飞落到了山腰上的枝头。 
  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要想进入九间棚的老虎窝大峡谷,是需要熟悉当地地形的人带了刀斧做向导领我们进入才行。因为这里地理环境复杂,除了差不多呈90度的悬崖峭壁外,便是溪水、乱石与杂草。一行人中,我是最笨的那一个,再加上贪恋周围的风景,前面开路的人都走了好远了,我却还用眼睛望着脚下清冽的水,被日月、清水长年冲洗的奇形怪状的石头不肯向前,那些大树的根,就盘旋、缠绕在怪石、溪水、杂草之间,如若不仔细看,会以为是一条条粗莽的蛇盘在那里。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会让人从内心赞叹不已,不肯向前移动自己的脚步。走在前面开路的友人开始呼我,才把我从痴呆中叫醒,紧走几步追赶上他们,接着便又被新的风景所迷恋,不知不觉又让自己落了单。然后走在前面的再呼,我再紧追几步,反复这样,我想,面对这美到极致的风景,我是真的痴了,也呆了。 
  当走到三分之一处时,一条拦水大坝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只好从老虎窝的溪涧,向大坝上走来,只有走过大坝,才可以从山坡另开新路,然后到终点。可这细细的大坝却是又陡又高,有恐高症的我只沿着大坝向前走了不到三步,整个身体便吓得魂魄出了窍,两条腿再无法挪动一步。已经走过大坝的友人们只好返回,试图扶我过去,可无论怎样,我的腿却是无法再挪动一步。此时,已经是在山谷的深处,抬起头除了头顶的云朵,便是一山连着一山的悬崖和峭壁,以及因为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被我们惊起的鸟儿们盘旋到了我们的头顶上外,便再无其它动静。那些鸟儿在空中飞翔一会会,便让自己又远远地落到枝头,用好奇的眼睛望着我们,想看看我们是不是会对它们造成伤害,当发现我们对它们是安全的时候,它们便又悠闲自在了起来,唱起歌儿,欢迎我们的到来。 
  一众人从山溪的对过返回,重新从岸的这边前行,可是因为山路太过崎岖,再加上人烟罕至,都是一边自己走一边用镰刀开路,我的脚有老伤,再不能前行一步,只好让自己的这次探险止在了大坝间。就这样,老虎窝大峡谷,又成为了我永远无法到达的风景。但即使留在大坝上,我眼前的风景,也足够我的笔尖来描绘了。禁不住昂起头,把双手拢到一起,对着远山和近水大声呼喊了一声“啊……”我的喊声还没有落地,那些远远的山便连绵回应了起来。刚刚开始西下的太阳,透过枝叶的缝隙,也开始回应我的呼喊声,把一粒又一粒的阳光哗拉拉都落到了我的手掌之上。 
  陪我留下的友人是从小就在这经常玩的,对这一带的地理地形也是了解的,他说这山上是有野生的人参、灵芝、何首乌的,小时候他的一个小伙伴们曾经拾到过。可此时,我的目光却是被一株蓬勃生长的野草上的果子所吸引,那些果子已经熟透,透着黑紫色的光彩,一挂又一挂的,像极了晶莹的一粒粒的小珍珠。我便问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野葡萄了,只等友人答是。结果友人说这是胭脂。这个回答,更是出呼我意料之外的惊喜,一直以来自己读过的“胭脂泪,留人醉”句子中的胭脂,就这样和自己不期而遇。轻轻摘下一个紫红色的胭脂,望着滴落在自己手掌心的鲜艳的红色,你用你的繁华染红前人的爱情,染红前人的思念和悲伤。我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有平平淡淡的幸福,那你今天就用你的颜色,染红我的指甲吧,依然很美。
友人们返回时,手里果然就拿回了一朵野生的灵芝,他们说:“老虎窝的最尽头是一个水帘洞,那些水一年四季地流淌着,才会让这老虎窝的溪水潺潺不断。我想,那水帘洞里一定也住着老神仙吧?因为这山水之间有老神仙的居住,才让九间棚的山与九间棚的水充满了灵气的吧。 
  九间棚旧址 
  历经了那么多的沧海桑田,历经了那么多的艰苦岁月,我以为,你的心定是老气横秋的吧?可我知道,我错了,与你相识的第一眼,我便知道我的猜测是错误的。你用一抹又一抹的绿色,诠释着你生命的活力,你用一粒又一粒温暖的阳光诠释着你生命的朝气,你用一滴又一滴的雨滴诠释着你生命的温暖。就这样,在我最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时候,对你却动了心,动了想要与你相守美好时光的情愫。 
  当我走进你的原貌的时候,当我望到那株银杏树上结满累累硕果的时候,当我听到远古的石碾声伴着鸟儿的欢唱从我耳畔一掠而过的时候。此时,我才真的发现,你真的是一个有心的人,你怕岁月让你老去,所以你一直努力让自己变迁着,你用你的灵气,赋于生活在你怀抱里的子孙们无限的智慧。然后你的子孙们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创造着无限世人认为不可能的奇迹与财富。然后,你的旧貌换了新颜,你的贫穷变成了富贵。 
  我说过,我与你的灵魂是相通的,我们都是心生朴实的人,所以这命里注定的相遇便一定会生出许多的美好。我知道,你是一个心生浪漫的人,你不会在与我初识的时候,便把所有美好的风景都展现在我的眼前,你要给我制造惊喜,你要我在故事里一点一滴地自己去发现意料之外的惊喜。于是,我就按照你给我拉好的故事主线,开始填写故事的内容。 
  我不再是一个胆小害怕的女子,我开始习惯在你的注目下到处乱跑,像一个涉世不深的孩子,对这里充满探索与好奇。即使那个中年男子手持镰刀,我也没有心生惧怕,敢跟在他的身后行走。因为我知道,在你的孕育下,这里的人都是心怀善良与朴实之人。只是几分钟的时间,那人便把我带入了另一个仙境,在这绿色掩映下的龙洞里,你只要踏进去,便会有另一个地府洞天在等待着你。那手持镰刀的人,为什么突然不见了踪影,噢,我定是遇到神仙了,是神仙带我到的这里,带我到这个仙境的。 
  这么浓密的山林,这么浓密的翠绿,我只闻到山涧的溪水与鸟鸣的和声,却无法看到鸟儿站在谁的枝头,溪水在哪里流淌。寻着小径向前行吧。此时,我在想我还是闭上眼睛吧,因为我知道的,如果穿过了这龙洞,我定是回到了过去,定是和我的前生合二为一的,那个穿着盛唐的服装,移着莲步向我走来的女子,定是我的前生。那些阳光,透过斑驳的枝叶洒落一地,龙泉的水清澈到如那个远古女子的眼眸,故事的情节一下明朗了起来。伸开十指,冰凉的泉水连同流年一起从指缝间就轻唱了起来。 
  我就坐到这圆圆的石桌与石凳上小憩片刻吧,圆圆的银杏果还有点青涩,可我总是想摘下一颗来,想品尝一下青涩年华里的滋味。我就抬脸望着这些青青的果子,最终,我没有鼓足勇气把它们摘下来。九间棚啊,这九间山洞做成的棚子,真的就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梦里千百次地与你相遇,今天终于有缘与你相见。今天,我终于可以在这里用眼睛,用心灵来阅读这石洞做成的房子里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有艰辛与困苦的过往,每一个故事里都有甜蜜与幸福的现在。 
  你听,岁月的年轮,就在那石磨和石碾里滚动开来,和着水声和着鸟鸣、和着斜风和着细雨,一切美好就这样在我的眼底迤逦前行。 
  九间棚啊,站在你的怀抱里,透过一波又一波的绿,我可以与远山直视。从内心深深明白,是你让我站到了人生的另一个高度,那些薄雾,那些轻烟,都是从这一波又一波的绿里生出,并慢慢荫翳人间。对,就是刚刚,我用指尖的墨书写你的美的时候,外面几只喜鹊就站在我们院落的枝头上高声鸣唱了好大一会,我知道,它们是来为我这淡墨里添浓彩来了。 
  九间棚,我决定了,从此在你的怀抱里,做一个幸福的人,看水生烟,山生绿,然后让这绿色以生命的姿态生出千物万象。 
  (朱海兰 ,笔名:清荷诗语,安徽省诗词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会员、《时代文学》(双月上)编辑,《九间棚》杂志执行主编,风起中文网签约作家。著有中短篇小说一百余部。诗歌十余万字,散文十余万字。在《天津文学》、《青年作家》、《时代文学》、《诗风》等期刊发表小说、散文和诗歌多篇。长篇小说《坦途》获风起中文网龙虎榜大赛最佳影视改编奖。短篇小说《投毒》获《金融杂志》全国小说大赛二等奖。)
分享到:http://www.zqn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