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的翠翠

发布时间:2013/6/17 15:02:00 编辑:goodook 手机版
 
  
  唉!自从那一年我离开家乡后就再没有回去过了。因为考大学我考到了北京,我们家所有人都非常高兴,甚至我整个家乡的人都感到非常骄傲,他们说,好不容易才出一个知识分子,“有文化”的人;所以在那一天我去北京的时候,我家乡的人都来送我,他们敲着锣、打着鼓、放着鞭炮。唉呀!那时候可真风光!河边站满了人,他们都用一种羡慕和自豪的眼神望着我,等我上船之后,他们仍然望着我。我自然是有些忘乎所以了,可是我也没有丝毫的傲慢,因为在船上的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不会辜负家乡人民的期待的。
  就在我立下如此壮志时,我忽然瞥见了我们家的翠翠——好像躲在人群后面——好不容易我才看到她,她肩上扛着一把锄头,脚上沾满了泥,好像是刚从水田里回来。她怎么还去干活呢?我就要离开了这么重大的事情,她怎么还去干活呢?她应该好好送一送我的,当时我就想这样问她,可是我的船已经离岸了。我还看到她的脸上,有一种我无法形容的表情,我真说不出来那是什么表情!因为我们家的翠翠的脸要么是由于什么小事就变得通红,看起来很羞涩;要么就是大发脾气时,把两个眼睛几乎瞪了出来,嘴里还鼓着气,像青蛙似的。哦!还有她的笑容,她那可爱的笑容……可是现在她怎么了?怎么脸上毫无表情呢?那时候我没有把这件事想明白,而且也没有多想就让她去了,因为我就要北上去干一番大事业,然后衣锦还乡,这样的事我可没时间考虑。唉!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翠翠——因为我后来就把她忘了。
  我就这样带着雄心壮志北上了。古时候人们说是“进京”,但是他们还要“赶考”,而我虽然也是“进京”,但并不“赶考”,那我就暂且叫做“进京求学”吧。学什么呢?我还真的一无所知,不会又是学一些语文、数学和英语吧?应该不会的,大学里肯定不一样的,那里的每一个人都很有才学,像古时候说的“才子”、“才女”什么的,他们不会再学这些简单、无聊的东西的。哦!我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那应该就是“汉语言”和“文学”了,那大概和语文差不多吧——但既然叫“文学”,那就肯定比语文高多了吧。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一些这样的问题。那时家乡已经离我很远了,我只是孤孤单单地一个人坐着火车北上。
  为了“进京求学”,我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我带了很多很多东西,像被子、大衣、牙刷牙膏还有一些衣服什么的就捆了两大包;而且我还带了很多土特产,有腌酸菜、臭豆腐、臭鸡蛋、大蒜和酸豆角什么的,这些都装在一些大大小小的塑料瓶里;当我饿了的时候,我就打开瓶子捻点酸豆角吃一吃,可是当我打开瓶盖,就听到旁边的人捏着鼻子说“嗯……好难闻啊,什么味道?”于是我赶紧把瓶子盖上,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当时我就对旁边的人感到非常奇怪,难道他们不吃酸豆角臭豆腐吗?我想问一下他们来着,可最后还是没问。
  幸好,我还带了很多其他吃的东西,这都是家乡的人硬塞给我的,有枣子、花生、辣椒、黄瓜、萝卜,还有几个红瓜子,这样,我就用不着饿着上北京了。可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样,因为我一口气吃多了花生和枣子,所以几乎一个小时内连上了好几次的厕所,这样来来回回地跑来跑去,真累;而且火车车厢里的过道上站满了人,还有人躺在过道上——这可是我头一次看见,我家乡的人天热的时候就随便找一块荫凉的石头躺下,或是睡在竹排上,可从没见过人躺在路上的——他们差点没因为我打起来,而且我差点好几次就忍不住了,而且我的身上堆满了东西,起来一次很不容易。最后我就忍着不吃不喝,也不上厕所,硬是撑到了北京。唉!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所以印象特别深刻,现在想来,那时候我真不应该带这么多东西,这真有点像书上和城里人说的“乡巴佬进城”了。
  
  噢!我好像有些跑题了。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土包子”和“乡巴佬”来到北京这座城市的。现在转眼已经四年了,在这四年里,很多事情都改变了。我之所以在这四年里没有回家乡,是因为我不敢回家乡,如果我回去的话,我的家乡人会指着我的鼻子问我:“你上大学学到什么了?”“相中了一个媳妇没有?”我该怎么回答呢,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现在,我就和上大学之前一样:一无所知,什么也没学到。不过,我倒是学会了乱花钱,学会了吃喝玩乐,学会了穿名牌,还学会了像城里人一样看不起乡下人,还学会欺骗我善良诚实的家乡人。
  有一次,我三叔专门跑到几里外的一个电话旁打电话问我:“为什么花钱这么多?”“交学费,买书。”“买书能花这么多钱吗?”“主要是交学费。”“每一个月都要交学费?”“是的。”“真奇怪!”我当时感到非常惭愧,我想到我辜负了家乡人民对我的期待,我辜负了我上北京时的那种雄心壮志啊。不过,等到三叔走着水路跑到几十里外的地方帮我存上钱后,我也就把这些惭愧给忘了,我于是继续我堕落的生活。整天整夜地在城市里瞎逛,看到什么好吃的就买来吃,看到什么好看的衣服就买来穿,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就买来玩;整天整夜地和我的狐朋狗友们到处游荡,寻找着新鲜的事来做,甚至做了很多至今都让我良心不安的事,完全把学业荒废了。
  终于有一天由于我花钱过度,我三叔又打来电话说,由于我的花销太大,我家里把几条渔船都卖了,都借了人家好几条渔船的钱了,“连翠翠都到别人家去了,”“翠翠……”“是的。”“如果她到别人家去,我就另外找一个媳妇!”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气愤地把电话挂上了,一会之后,三叔又打过来解释说,因为我们家欠别人太多钱,所以翠翠暂时到别人家去做事,还完钱后再回来,让我不要胡思乱想,学业要紧;接着,三叔觉得我说话的口气很奇怪,“翠翠到别人家去和你找媳妇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马上,三叔又换了一种非常高兴的语气,问:“你要找媳妇了?”我马上把电话挂上,即使后来电话响了无数次我也没有接。找媳妇对我家里人来说是一件天大的事,所以我三叔才会那么激动,他大概已经和我家里人商量着帮我找媳妇了,即使我家里穷得借了人家好几条渔船的钱,也会帮我找媳妇的,这是我们那的习惯。
  我三叔的这个电话好像是突然把我惊醒似的,“翠翠……”我就在心里念叨着这两个字,我突然感觉到这两个字非常熟悉,但是又非常陌生,我又想到了翠翠害羞时那红着的脸和低着的头,她生气时鼓起的眼睛和嘴。真的,这是我几年来第一次想到翠翠,“翠翠……”这名字怎么这么好听呢,就像她的人一样,也不知道她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甚至我还想到了很多我们小时候的事,我们总是在一起玩,我们跟着大人们下河捕鱼的时候,我们俩就在一旁悄悄地把小鱼装到小桶里,然后又悄悄地把它们放到河里去,这事只有我们俩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呵呵;当我们一起到河边的山上采猪耳的时候,总是要砍几根竹子下来,除了做一些竹篓和粪箕;我们自己还做一些竹笛呀,就是把叶子放到竹子里面去可以吹响的竹笛,还有竹花什么的,每一次上山采猪耳时我们都会这样做;我们还一起爬树,一起去放牛,一起到田里捉青蛙,一起下河里游水;
  记得有一次,我们要玩一个经常玩的“当媳妇娘”的游戏,我毫不犹豫地选择翠翠做我的“媳妇”,可是翠翠马上就把眼睛瞪了出来,把嘴里鼓满了气,然后甩了我一耳光,然后就若无其事地牵着水牛到河边去了,我当然就马上哭了起来,她为什么要打我呢?不就是让她做我的“媳妇”吗?还有,我记得从那以后翠翠就很少笑了,也就是说,我很少看到她那可爱的笑容了,可这是为什么呢?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想清楚原因,也没有时间想这样的问题啦。
  
  因为就像前面说的,我很快就把翠翠忘了,我很快就回到了堕落的生活中,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我离家乡那么远,我家里人完全不知道我在这里做些什么事,因为我的家乡有一座很高的山,他们连山那边的事都知道得很少,更不要说在几千里之外的我了,他们只会坐在渔船上打打鱼、吸几口烟、晒晒太阳、打打瞌睡什么的。我的家乡又没有电话,前面说过的电话在好几里之外呢,而且我也从来不写信,因为我家乡的人没有几个识字的,所以就由我三叔定期到几里之外去打电话给我,问一问我的学业,问一问我缺不缺钱,我照样说我非常缺钱,我让他分几次寄的钱凑成一次寄给我,免得一趟一趟地跑,免得麻烦,可下次我还照样这么说。
  唉!我是一个多么无可救药的人啊!那些寄给我的钱我可以在一天之内花完,花完之后就向我的狐朋狗友们借,他们出手很大方,不像我这么畏畏缩缩的,所以说几个月我就欠了一屁股的债了,所以很多时候我都缺钱花,这怎么办呢?唉!这些昧良心的事我就不提了。我不是来上大学的,而是来吃喝玩乐的。记得有一个学期我竟然一节课都没去上,到最后我当然就没有成绩了,害得我差点被开除了,现在想起来若是那时候我真的被开除了该有多好啊,那样我就不会继续浪费家里的钱了,总之,我在堕落的生活中过了三年。后来,我对这种生活有些反省了,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上面我不是说到翠翠了吗?我还气愤地对三叔说我要找媳妇的话。他们还真的张罗着帮我找媳妇,大概就在上次打电话两个月后,我三叔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满口唾沫地说,他现在喝了很多酒是因为很多人请他喝酒,为什么请他喝酒呢?因为很多人向他找媳妇,他的意思是我家里人都在给我找媳妇,“真的,你的媳妇都排到河边了!”他们都把我的话当真了,可我是在无意中说的;“你说你要找媳妇,所以我们就给你找媳妇,我撑着船到河上一喊‘我们家冷子要找媳妇了’,所以她们就排着队来了,我喝了很多酒,就为你……”我三叔还说,我要找媳妇是一件大事,家乡的人都知道我是知识分子,“文化人”,将来一定是一个风光的人,所以就有很多姑娘家的想做我的媳妇,他还说我大伯、四叔、五叔、六姑的渔船连他自己的渔船都卖了,就为了给我找媳妇,就等我回去相亲了,“所以,你得赶紧回来一趟。”“我已经找到媳妇了!”这就是我的回答。然后我听到电话那头大喊了一声我就把电话挂上了。
  大概过了几个小时后,我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那就是翠翠,翠翠怎么样了?我怪自己刚才为什么不问一下三叔翠翠怎么样了呢,她回来没有?可是我为什么要问翠翠呢?我不知道。她现在是一个人坐在河边放牛呢,还是鼓着青蛙嘴大口吸气呢?我不知道,可是我一想到翠翠我就想笑,她的样子真可爱。我还想到一件事,那就是那年我离开家乡上北京的时候,也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翠翠,翠翠扛着锄头躲在人群后面的样子,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的脸上为什么没有表情呢?我总是想不明白这件事。我知道翠翠害羞和生气时的样子,哦!翠翠不怎么爱笑了,为什么不爱笑了呢?就是因为小时候我让她做我“媳妇”的游戏吗?
  我还想到很多其他的事情。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翠翠就来到了我们家,说是给我做姐姐,照顾我。我曾听翠翠说她家里没有人了,于是就来我家“做事”。可我一直觉得翠翠没有把我当弟弟看,家里人也没有把翠翠当我姐姐看,我总是听到他们对翠翠说:“你将来要给冷子生崽的,你要好好待他,一辈子的事。”我那时不明白这话是怎么回事,但听到“生崽”这个事我总是一阵的不自在,我自己还是个崽呢,怎么还要生崽?有时,翠翠会哭,当她一个人坐在河边放牛时,看到我来了,她的眼泪就消失了,马上就变了个人。那时,我的同伴们都把翠翠叫成“我的媳妇”,久了我就不在乎了,每当我们这样和翠翠开玩笑时,她除了给我一巴掌,还对我的同伴们骂很多不体面的话,真像是我六姑和人吵架时叉着腰的阵势。后来我们都渐渐长大了,翠翠的脾气似乎变好了,她不怎么爱和我说话了,看见我时总是低着头,还离我远远的,但一旦听谁提到“媳妇”的事,她就发起怒来,瞪着眼睛,一副要把我吃了的样……
  
  我上面说到的,我在电话里骗了三叔说我找到媳妇了,这又是我莫名其妙的气愤,甚至有些傲慢。听到我说我找到媳妇了,我家里人一定是非常高兴又非常不高兴,高兴的是我找到了媳妇,不高兴的是我找到了媳妇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他们一声,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会亲自到北京来把我和“媳妇”绑回去的,幸好,我家乡的人很少有知道北京在哪的,就算找到了北京,也不容易找到我在哪。后来,我向家里人坦白了我找到了媳妇只是一句气话,我还编了几个理由说,我的学业很紧所以没有时间找媳妇,而且来回一趟路费很贵,得换好几趟车,很麻烦,于是,他们就把我找媳妇的事暂且搁下了,他们就那么轻易地相信了我。我还让三叔把亲戚朋友们卖渔船的钱给我寄来,我还要继续交学费。
  于是,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我所说的平静是指我又回到堕落的生活中,继续我的吃喝玩乐,继续荒废我的学业。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我想,只要我乐意,尽管我身无分文,尽管我大学毕业了我也会继续过这种生活的。可是,人总是会思考一些问题的,即使有些人不会思考问题。有时候在百无聊赖而又千篇一律的堕落生活中,我就想:我为什么要过这种生活呢?我当年的雄心壮志上哪去了?我把家乡人民的期待放到哪里去了?没错,我开始反省了,我真的开始反省了。
  有一次,我跟我的狐朋狗友们喝酒,他们都喝醉了,我也喝得半醉不醒的,就在那时候,我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边,我忽然看见了我的狐朋狗友们的丑态:看他们那喝醉了的样子,我忽然感到了一阵恶心,这种堕落的生活啊,我不也是和他们一样吗?我也为自己感到恶心,于是我吐了很多,就好像我把肚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我的心肝脾肺、五脏六腑都吐了出来,还有很多苦水,那感觉真难受,我就像一个患了绝症的人瘫在沙发上,可是慢慢的感觉好些了,也清醒一些了。于是,我又继续反省了。我首先想到了我的家乡,我家乡的山和水是那么宁静和漂亮,奇怪!我怎么会想到这个呢,在家乡的时候我可从没有觉得家乡是这样的啊,噢!是因为我在城市里待久了,城市里太吵了,看一看我的周围,看一看我喝酒的地方,不是很吵吗?
  我还莫名其妙地想到了宋诗——虽然我过着堕落的生活,虽然我把学业荒废了,可由于专业需要我还是读过几本书的——宋诗里面说的山啊水啊青蛙的,这不就是说的我的家乡吗,我的家乡真漂亮!我还想到了《边城》,《边城》里有一条河,有几座山,还有很多简单的人,《边城》不就是说的我的家乡吗,噢!《边城》里也有一个翠翠,这不是和我们家的翠翠是同一个名字吗?我好像刚从梦中醒来似的,翠翠……也许她们是同一个人呢!翠翠已经长大了,她会生气,她也会害羞,翠翠……但是她很少笑了,小时候因为那次她打了我一巴掌就很少笑了,她为什么不笑了呢——我总是在想这个问题——她笑的时候和生气害羞时一样好看,咦……不是还有两个傩送吗?他们为什么最后都离开翠翠了,翠翠只有一个人坐在山上了,只有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山上了。
  然后我又莫名其妙地想到了《红楼梦》——那是我最喜欢的书——想到了里面的黛玉,翠翠在我离开的那一年不是扛着一把锄头吗,黛玉也扛过锄头,她们扛锄头的心情一定是一样的。唉!我真有些胡思乱想了,书里面写的东西怎么能和我们现实的生活联在一起呢?可是为什么不能联在一起呢?
  
  接着,我仍然想着很多其他的事情,那时候,我的狐朋狗友们都睡着了,只有我一人醒着,这很适合想一些事情。我为什么会过上堕落的生活呢?其实这个原因很简单,想想我当年坐火车来北京时的情景吧,像我这样从没去过城里的“土包子”在城里的生活是可想而知的,想一想“乡巴佬进城”就明白我这个道理了。记得大学的第一个学期,一个学期的时间,我都没有适应城市的生活,我不知道肯德基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耐克是什么玩意儿,每当我走到那些商店里,里面摆了很多东西,我竟没有一个认识的,也叫不出名字,而且我口袋里根本没钱买这些东西,那卖东西的人看到我这样马上就换了一种眼光了,不知道这厮是在看地上还是在看天上。
  还有我的同学们,他们大多是富家子弟出身,可没有闻过牛粪是什么味道,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他们知道在城里应该吃些什么,应该穿些什么,应该玩些什么,他们追赶“时尚潮流”,那就是他们的生活,我却一无所知。有时候我就想,为什么自己那么“土”呢?我知道天生的“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可是我想改变,于是我发誓要做一个城里人,于是我堕落的生活就开始了,像前面说的,我叫家人寄很多钱来,然后我就大把大把地花出去,这样堕落的生活过了很久,可是我变成一个城里人了吗?没有,我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像城里人。其实,有时候我倒觉得吃点肯德基还不如吃点沾着泥土的白米饭实在,补身体,穿着沉重的耐克鞋还不如穿双拖鞋轻松、凉快;
  再说,我虽然有很多朋友,但是我知道其实没有一个算是我真正的朋友,仔细想一想吧,他们一个也没有和我说过心里话,我也没有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说过心里话,真是悲哀,除了吃喝玩乐以外,我还得到了什么呢?什么也没得到,表面上看来我有很多朋友,我们风风光光地、潇洒地走在大街上,不可一世,可实际上我很孤独,我非常孤独,我需要找一个人来安慰一下,可是我找不到,唉呀!这就是我堕落的生活啊!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呢,说这样的事真让人觉得无聊——而且,我真正的反省和改变都是后来的事啦。
  
  好像我又跑题了,我应该说一下我们家的翠翠了,我说过,我在堕落的生活中开始反省了,可是你要知道要想一下就从堕落的生活中改变过来是不可能的,就像一下戒掉长年有烟瘾和酒瘾的人一样不可能。当我开始反省我堕落的生活时,我就感到了异常孤独,而在这时候,翠翠的样子就自然而然地出现在我面前,是的,从那以后我就经常想到翠翠了,我总是想到了我们小时候的样子。现在,已经四年没有见过翠翠了,不知道她长成了什么样子,我可想象不出来;我们小时候可真是无忧无虑的,大概“青梅竹马”说的就是我们吧,我从没有想到我长大了会变成这样;
  对了,我们小时候,翠翠头上总是扎两个辫子,我没事的时候就牵着她的辫子玩,她先是朝我笑一笑,然后就鼓着青蛙嘴向我瞪眼睛了;她还喜欢在头上戴着我们自己编的竹花,有一次——那段时间里,我竟然变成了一个怀旧的人,真丢人,我和翠翠之间的事简直是一箩筐一箩筐的,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翠翠悄悄地把竹花戴在我头上,我不知道,她就一直笑,她不停地笑,还一直指着我说:“我们的小媳妇要出嫁了!出嫁了!”后来甚至把我都笑哭了她才停下来,唉!她笑的时候真可爱!哦,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她笑了,她为什么不笑了呢?我真想回到家乡去看一看她的笑啊!
  可是我不敢回去,我不敢面对我家乡的人,如果我回去了,他们照样会指着我的鼻子问我:“你上大学学到什么了?”“相中了一个媳妇没有?”我是照样无法回答的。我前面说过,由于我堕落的生活我已经欠了一屁股的债了,在我回家之前我一定要这些债还了;现在我就快要毕业了,所以我还得在北京待几年,找点事做把债还了,可是我们家的翠翠怎么办呢,她到别人家去了是什么意思?她不是一直是我们家的翠翠吗?都是因为我堕落的生活,她才到别人家去做事的,想到这件事我就有些着急了。于是我就想打电话回去问一下三叔翠翠怎么样了,可他是接不到我的电话的,所以我只能等着他打电话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从我三叔上次打电话到现在已经过了很长时间。我觉得自己还从没有等过这么长时间的电话。
  终于后来我三叔打电话过来解释说,我们家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了,所以隔了这么长时间才打电话给我,不过他让我放心,我交学费的钱已经帮我存好了。于是我借机问到了翠翠,“翠翠……那次你说要找媳妇,我们就给你找媳妇,她哭了很长时间,有一次,她把来跟你相亲的人赶了出去,骂着她们说‘我就是冷子的媳妇,还没死呢,找什么媳妇’……”“她回来了没有?”我赶紧打断三叔说。“不晓得。”为了节约电话费,我三叔急忙把电话挂了。
  我似乎一下就明白了我多年来一直没有明白的问题。我似乎明白了翠翠的心思:她还在家里等着我呢。你看,当我明白了这个之后,我的精神好像一下子就振奋起来了,就像我在堕落和绝望的生活中突然就找到了让我满怀希望的事情一样。翠翠在等着我,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呀。我从来都没有弄清楚翠翠和我是什么关系,可她的心里却一直很清楚。这四年来,我这堕落的、不值一提的生活啊,还有什么风光的知识分子,文化人,都见鬼去吧。我该去做些正经事啦,我不能再让翠翠等我啦,但是,得给我一些时间。幸好,我还良心、土气未泯。
分享到:http://www.zqn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