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闻到了苍老的味道

发布时间:2012/12/18 13:27:00 编辑:goodook 手机版
 
  十二月,岁末见寒,我在这个南方的冬天里闻到了苍老的味道。我知道二零一二即将在我颓废的世界中一点一滴死去,不留痕迹,而二零一三呼之而来。
  南方的天气续延着一贯的诡异,在这不像冬天的冬天里,我在城市,仍旧只穿一件长袖的黑色T恤,胡须在嘴唇上下颓废地疯长,卧室衣柜凌乱得一塌糊涂却未曾想过整理收拾。
  十一月,买了很多的书,苏童余华王朔莫言于丹,堆放案前床头却未曾翻看几本以此抑压心中怒滚的浮躁、功利和欲望。
  暗夜曾多少次听见内心有纯净的理想在呼唤,可城市暴涨的物价和与生俱来的不安全感总是驱逐自己往追逐人民币这道路走,可怜地无法回头。
  这个岁末,寂寞的大雪仍旧不会从南方这个城市上空落下,在这似凉不凉似冷不冷的天气里,可怕的慵懒最终一步一步爬上我的躯体,我荒废了几个月未曾写字以记录我烦乱的心绪和所走的没有尽头的路,整个秋末冬至的这一大段一大段时间里眷恋温暖的被窝而不肯早起,颓废地看着时间呼啸而过。
  二零一二,我记起我童年上山砍柴差点被在半山腰滚下来的大树压死的情形;记起童年伙伴们拼死奋力把压在我身上的大树移开的情形;记起回到家父亲听说这件事吓得半天不说一句话的情形;记起父亲走后大哥坚强肩挑一切的表情,记起在大学期间为节省车费在校过年收到姐姐寄来的衣物自己感动得流下的眼泪;记起曾经说过喜欢我的女孩岚送给我的她亲手织的手套戴在手上的温暖……。
  这个年末,似乎记起所有曾经发生的一切就像刚刚发生的事情氤氲着朝来的水汽。可知道,我一直想学会遗忘,而这些记忆已深入骨髓,永世难忘。
  而另一种健忘却一直与我纠缠,我记起母亲的生日,我打电话给她,我说,老娘,生日快乐。母亲惊愕说,不是今天,前几天的事情了。
  二零一二,完成了很多父亲在世时的希望,第一、在创业的路上,带领三弟堂弟各有佳绩,完成了他们一系列人生角色转换,在城市立足;第二、资助三叔的儿子进入大学学府;第三、帮助三叔建起了新房,从此不会独居于临垮的老屋。
  二零一三,新年将到,不想有恶心的总结,我已在从商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我很想放弃这个太浮躁的行当,但无法回头,十年前,我终究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整天估算成本利润的生意人,而今无法摆脱,因为我们生活在城市,家族家庭家人责任压力逼使自己前行。
  这个深夜,我终于在太太和女儿已经离开广州两个多月后拿起一包放在抽屉的烟,站在阳台上,我拿起一根五叶神点燃想抽,可看到阳台的玻璃瓶游来游去的两只小乌龟,我忽然想起我的女儿在电话上说的,爸爸,帮我照顾好小乌龟。熄灭,最终还是没有抽。
  城市一起游走创业路上的朋友,你可知,对别人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我们活着的最大的意义是什么,谁能告诉我?
  十二月三十一日那天,我想说,二零一二,晚安!二零一三,早上好!
  (2012年12月15日凌晨写于广州海珠区)
  
分享到:http://www.zqn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