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背后的奥秘作文600字

发布时间:2019/12/2 23:20:00 编辑:goodook 手机版
 
  若说作品是水,那么语言如盐,盐融入水,不见其形,但觉其味。同样的,不同的作家会用文字的砖瓦建构自己的思想大厦与精神堡垒。文字是思想感情的外衣,形式是内容的直观体现。
  实词的魅力
  作为有丰富意义的实词,其语境意义更为丰富多彩。往往一字站位,千斤之重;只言片语,风情无限。
  “红杏枝头春意闹”,吟咏至今。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这句诗中,诗人将杏花竞艳、群鸟争鸣的盎然春意描绘得栩栩如生。诗句本写春天的勃然生机,用“闹”字,可让人产生视觉、听觉的联想,还可带来一种奇妙的阅读心理体验。若改为常见的“浓”“好”,用词抽象,也没有了这种丰富的感官和心理体验。
  虚词的感觉
  在大多语境中,虚词本是可有可无的,但如果虚词用得恰到好处,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美感。虚词虽虚,却又充实。
  比如“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加上虚词“与”和“共”,诗歌节奏更舒缓,与所写落日温馨美景相一致,情感与形式搭配更加和谐。若去掉两个虚词,变成“落霞孤鹜齐飞,秋水长天一色”,表述意思不变,但节奏感加快了,与诗歌氛围有些不一致。两个虚词,舒缓节奏,一种情绪,缓缓道来。
  可见,虚词中蕴含情感,一点一滴皆意味;虚词背后有温度,三言两语皆人生。
  翻译的境界
  翻译之笔,灿然多变,性情态度,潜滋暗长。视角不同,笔触不同,形式不同,效果也自不同。
  比较一下法国作家杜拉斯的小说《情人》中一段文字的两种翻译:
  这个形象,我是时常想到的,这个形象,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这个形象,我却从来不曾说起。它就在那里,在无声无息之中,永远使人为之惊叹。在所有的形象之中,只有它让我感到自悦自喜,只有在它那里,我才认识自己,感到心醉神迷。(王道乾译)
  我常常忆起这个只有我自己还能回想起而从未向别人谈及的形象。它一直在那里,在那昔日的寂静之中,令我赞叹不止。这是所有形象中最使我惬意、也是我最熟悉、最为之心荡神驰的一个形象。
  王道乾译文,由于运用了大量的短句,且注意语言的重复性和字数的相似,运用整齐的语言形式,营造了一种独特氛围,一种既温暖又坚决的心理诉求:我对“这个形象”的无法释怀。而后一段译文,虽然意思差不多,但是由于没有关注到语言的节奏美,过多长句的使用,使表达效果大打折扣。
  写作是灵性的展现,语言是心灵飞翔的翅膀。灵活多变的言语背后,隐藏的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无穷的远方与难以忘情的多彩现实。